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夜横笛

沙漠夜行客,横笛碧云天。

 
 
 

日志

 
 

【引用】裹小脚的何奶奶   

2017-05-31 15:05:05|  分类: 引用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网易博客采撷遗梦的《裹小脚的何奶奶》
 裹小脚的何奶奶
作者:采撷遗梦
   
        小时候,每到端午节这天何奶奶就会对我说:“  丫头,记着,今天吃粽子,不吃饭哦!多吃粽子才会多平安哦……”
        记得六七岁时,我家楼下住着三世同堂一家人,长者是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两口,我们这些孩子跟着大人们叫男的何爷爷,女的何奶奶。当年物质匮乏,蔬菜品种单一,城里城外见得最多的是公路两侧的荒地,荒地被成片的野花野草覆盖,远远望去彷如一坨浅灰色的云在原地随风摆动。
       离我家一公里的公路一侧有一块黄土翻滚的四四方方的地,每年春暖花开不久,上面便长出一株株绿油油的嫩芽。后来我才听何爷爷何奶奶的孙女说,这块地是何爷爷的“自留地”。每年春暖花开时节,该上班的上班去了,上学的上学去了,何爷爷就肩扛锄头铁锨走出家门,留下何奶奶一人守着只有几十平方的家。
       那时的人家,只要家里有人都是大门敞开;那时的天,天天阳光灿烂万里无云,那时的孩子,最惬意的事当然是在阳光里疯玩。我呢,除了疯玩,还比别的孩子多了一个探究好奇的爱好。
       每天清晨从楼上下来,我都会走到何奶奶家的门口往里面瞄上一眼,常常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痴痴看着屋里。一缕缕阳光从窗外照进屋来,落在地上。地上摆放着一块用各种五颜六色的布头密密实实拼缝的布垫。何奶奶穿一件白色大襟盘扣衣衫,一条扎着裤腿的黑色裤子,双腿盘着侧坐在上面,两只手伸向脑后的发髻取下黑色发网,倏然间雪白的长发从指尖垂落,蓬蓬松松漫过腰际。只见她再拿起放在一旁的木梳从头顶开始慢慢地往下滑去,滑向白皙的脸颊,褶皱的脖子,慢慢地双目微闭,慢慢地一双白皙灵巧的手又将白发轻轻挽成一个发髻,慢慢地发髻变成一朵盛开在一个小姑娘心里的百合花。
       每次都是梳理完头发,何奶奶才会发现站在门外的我。只要看见她一边拍着身旁的空儿,一边把那看不见牙齿的嘴朝我一咧,我马上进屋。
       我进屋后,何奶奶把身子朝后挪了挪,又拍拍面前的空儿,示意我坐下。等我坐下后,何奶奶笑眯眯地用双手捧过自己的小脚。小脚上面包裹着厚厚的白布,高高拱起的脚面,曾经让我以为小人书上的拱桥形状就是照着何奶奶的脚面画的。何奶奶一手抓住脚踝,一手扯出藏在脚窝里的裹脚布接头,围着脚一圈一圈的往外转,随着白布越来越长,从脚窝里发出的怪味也越来越浓。虽然每次看之前,我都会对自己说今天一定要呆在何奶奶身边看完,可每次都会被怪味熏的一跃跳起,跳到大门外,又舍不得离开,只好还像刚才一样继续站在门外痴痴地看着屋里。
        屋里的何奶奶丝毫不在意我的离开,依旧笑眯眯的忙着自己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何奶奶的小脚终于可见天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那天,只看了一眼立刻被它的怪异吓呆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怕见何奶奶,再后来我鼓起勇气问何奶奶,你的脚为什么和我们不一样呢?那天何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小辫子。
       妈妈告诉我,何奶奶的小脚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三寸金莲。
       记忆中,何奶奶的三寸金莲好像比三寸还更短,五个脚趾肉团一般深陷在脚窝中央,上面有一层很厚的老茧。每次去掉裹脚布后,何奶奶都会用剪刀和一把剃胡须的刀片仔细修剪老茧,嘴里还不停地嘀咕说,这些死茧硌的我好疼!有一天,我看见刀片上脚窝里的血迹,见何奶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连忙叫了起来:何奶奶,出血了!何奶奶没有理我继续忙她的,等忙完,何奶奶才笑眯眯的对我说,奶奶年龄大了,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这次多剪一点死茧,可以多等段时间再剪。
       修剪完脚,何奶奶左手拿起平摊在身边地上的裹脚布的一头,围着右手腕一圈圈绕叠。足有四五米长的裹脚布被叠成成一尺多长,沉甸甸挂在右手腕上。何奶奶面对阳光眯缝着双眼,使劲抖动着右手,扬尘从裹脚布里喷涌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亮闪闪的。当脚再次被裹脚布一圈一圈的裹上,穿好鞋后她才站起来,此时正是给下班的,放学的大人孩子们做饭的时间。
后来我才知道,没有裹脚布做支撑,何奶奶寸步难行。她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修剪脚,只为了能把裹脚布放在铺满阳光的洋灰地上晾晒。
       又过了很多年,我才听大人们说,何爷爷何奶奶是两位了不起的老人。他们的老家在山东农村,含辛茹苦带大唯一的儿子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乌鲁木齐一家大企业做技术工作,第三个孩子刚出生不久,儿子被人诬陷,工资降级成了一名锅炉工。这还不算,还要从每月微薄的工资里扣罚金,每月十五元,十五年扣完。两个老人担心儿子儿媳想不通,连忙变卖家中所有东西赶到乌鲁木齐。一家祖孙三代七口人居住面积只有五十多平方,却过的特别和睦温馨。何爷爷春天种菜,冬天打零工;何奶奶在家带孙儿、做家务、纺线编织、缝补浆洗一家人的穿戴。
       文革结束后,何奶奶的儿子拿着平反后补发的工资泪流满面。此时,何爷爷何奶奶早已驾鹤西去……
        “丫头,记着,今天吃粽子,不吃饭哦!多吃粽子才会多平安哦......”
       今天吃着粽子耳边又回响起何奶奶的轻声细语的叮嘱声,就好像我从不曾长大,从不曾离开过自己的童年时光,就好像我从不曾忘对何奶奶的所有的丝丝缕缕的绵长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63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