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夜横笛

沙漠夜行客,横笛碧云天。

 
 
 

日志

 
 

二十个关键词 解读摄影家布列松(上)   

2016-10-05 09:13:02|  分类: 引用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 中国摄影出版社


摘要:   在摄影史中,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他的思想主张影响了无数的摄影人。终其一生,图像一直是他偏爱的语言。他在摄影报道期间做过很多笔记,然而,对于自己的摄影实践,他并没有写过多少东西。 ...

  在摄影史中,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他的思想主张影响了无数的摄影人。终其一生,图像一直是他偏爱的语言。他在摄影报道期间做过很多笔记,然而,对于自己的摄影实践,他并没有写过多少东西。

  然而我们发现,布列松最生动的思想其实都藏在那些访谈中,丰富程度远超他出版的文字。本文摘选自《观看之道:亨利-卡蒂埃·布列松(1951~1998)》,从12篇访谈中抽离出二十个关键词,涉及到布列松摄影思想的多个方面:

  决定性瞬间

  我偶然想到了雷兹(Retz)红衣主教回忆录里的一句话,他写道:“世间万物皆有其决定性瞬间。”我把这句话用作法文版的题铭。在我们考虑为美国版定书名的时候,可能的方案写了满满一页纸。突然,迪克·西蒙说:“为什么不用‘决定性瞬间’呢?”大家一拍即合。于是我就变成了,怎么说来着,一个剽窃者。

  ——选自《像由心生》与希拉·特纳—锡德的谈话(1973年)P49

圣拉扎尔火车站背后,巴黎,法国,1932年

  马格南

  我认为创造性的工作是需要与人交流的。所以加入一个大家庭似的团体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在马格南,没有人能决定别人应该干什么……

  马格南图片社的作用是根本性的,因为这意味着当作为摄影的我们可能身处千万里之外的时候,有一个人能够代表我们的思想。

  在马格南,每个人都享有完全的自由:没有教条,没有小圈子,只有某种东西把我们所有人紧紧团结在一起,我也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许是对自由的某种印象和对现实的尊重。

  ——选自《交谈》与拜伦多贝尔的谈话(1957年)P28 P29

  第47街,马格南会议,1959年,左起:马克·吕布,米歇尔·谢瓦利尔,山姆·霍尔姆斯,布列松,摄影:勒内·布里

  摄影是什么

  对我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瞬间和永恒。永恒,就像是地平线一样,无限延伸。因为我很难谈论过去,因为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所有我想说的东西都在我的照片里,我的照片就是我的记忆、我的私人日记。

  对我来说,摄影也是绘画的一种,这是最棒的摄影,但是它还包含着一种对时间的永恒抗争:你看着事物消失,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当我拍摄一个女孩的时候,我不能说“再微笑一下”……因为它已经结束了。

  ——选自《摄影什么都不是,看才是一切》与菲利普·博埃捏的谈话(1989年)P102 P103

塞维利亚,西班牙,1933年

  为什么摄影

  摄影除了在造型方面与我对绘画的兴趣相关之外,它对我而言是一种记日记的方式。我用摄影记录我的所作所为,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拍照。我只不过是那些吸引我眼球的东西的见证人……

  ——选自《交谈》与拜伦多贝尔的谈话(1957年)P27

妓女,瓜特穆斯街,墨西哥,1934年

  摄影作为职业

  我的父亲,在1932年根本不为我是一名摄影师而自豪,他甚至都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朋友。

  摄影满足了我内心当中对于冒险的渴求,这是份真正的职业。

  ——选自《摄影什么都不是,看才是一切》与菲利普·博埃捏的谈话(1989年)P102

耶尔,法国,1932年

  方法论

  照片诞生在此时此地。我们既没有操纵的权利也没有作弊的权利。我们必须不断地与时间做斗争:消失的都永远消失了。重点是抓住当下,一个转瞬即逝的动作,一个不可能重现的微笑。

  我们应该在拍摄前或拍摄后思考,永远不要在拍摄的时候思考。我们的成功取决于活力,取决于清醒的头脑,取决于知识。一旦我们刻意设计一张照片,它马上就会坠入陈词滥调之中。

  ——选自《抓住生活》与伊冯娜巴比的谈话(1961年)P36

皮埃尔与保罗堡垒,列宁格勒,俄罗斯,苏联,1973年

  观看

  好的片子与平庸的片子之间的差异是极小的,仅仅是毫厘之差。但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我不认为照片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但是也许正是这小小的差异起决定性作用。

  片子不是一种宣传方式,而是一种呼唤你的经历的方式。我们能区分出宣传单与小说,因为小说必须经过大脑神经通道,通过想象,相比于看一眼就被扔进垃圾桶的宣传单而言,拥有更多力量。

  ——选自《像由心生》与希拉·特纳ˉ锡德的谈话(1973年)P44 P49 P50

等待电车的两位年轻妇女,莫斯科,苏联,1954年

  不剪裁照片

  我自己从不在放大时剪裁照片。这就像配了音的电影,或者那些整过鼻子的漂亮女孩,这样做之后,脸上就什么都“挂”不住了。构图,拍摄时取景,这是唯一的真实,对记者也一样。

  ——选自《一名记者》与达尼埃尔·马斯克莱的谈话(1951年)P10

  拒绝被拍

  这并不是因为注重隐私、策略、哗众取宠或者别的什么!应该不被人注意,要不惜一切代价隐身。被注视的事实会改变我们对他人的看法。人们不明白这一点

  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怎么都要出名的世界。这种总是“我怎么样”和“我、我、我”的强迫症,不是很疯狂吗?他们都一门心思去做。为了留下痕迹?太虚荣!太虚幻了!

  ——选自《摄影什么都不是,看才是一切》与菲利普·博埃捏的谈话(1989年)P116

  徕卡

  ……这可以是一次热烈的深吻,也可以是一次手枪的击发,还可以是精神分析学家的躺椅。徕卡无所不能……

  ——选自《摄影什么都不是,看才是一切》与菲利普·博埃捏的谈话(1989年)P113

  评论这张
 
阅读(13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