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夜横笛

沙漠夜行客,横笛碧云天。

 
 
 

日志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2016-09-22 08:01:29|  分类: 引用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色影无忌 作者:tasi 责任编辑:崔钊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总是现有摄影艺术家,再有摄影史,只有更多地去了解他们的作品,才能更好的帮助我们梳理摄影脉络。回望经典作为色影无忌的常设栏目,我们希望能带给你更多切实、专业的摄影知识。

主笔——tasi

最近在忙毕业季的选题,所以耽误了“回看经典”的更新,很抱歉。在这修整的一段时间里,我也在重新思考回看经典栏目的意义,我们了解摄影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前几天,我采访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副教授朱炯,采访中她说研究摄影史最终的目的是用于当下的摄影创作——看看别人拍摄了什么?我们应该拍什么?如何去拍摄?这对我触动很大,也希望能借回望经典这个系列让更多的摄影爱好者更好的了解摄影,了解摄影史,从而提高自己的品鉴能力和创作能力。

本期要给大家介绍的是美国现代摄影艺术大师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之所以是韦斯顿,这是由他在摄影史上的地位所决定的——他是现代摄影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位天才,为现代摄影艺术的发展贡献了毕生的精力,他甚至还影响了当代摄影艺术的发展方向。

从《青椒30号》谈起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青椒30号》(Pepper No. 30),爱德华·韦斯顿,1930年

2012年,我在一次展览上偶然的见到了爱德华·韦斯顿的一张《青椒30号》(Pepper No. 30)原作,当时第一感觉是这张照片的尺幅非常的小(韦斯顿总是接触印相,照片的尺寸和负片是相同的),我不得不离得非常近来观看这张“闻名遐迩”的照片。这是一只经过挑选的青椒,韦斯顿将它最为扭曲的一面在灯光的照耀下完美的拍摄了下来(它展现了韦斯顿精湛的摄影功底——丰富的影调层次、惊人的细节)。但最吸引我的是青椒那扭曲的形态,它像极了一个人弯曲的男人体,这让我不由得联想到了罗伯特·梅普勒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镜头下的黑人身体,性感而强壮。当然,这些联想在许多的摄影分析那里都出现过,在这里再次提出是因为另外一个词汇的出现——“拟像”。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罗伯特·梅普勒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摄影作品

“拟像”,这有点类似于我在前几篇文章中提到的“造像”(“造像”可以逆推到“画意摄影”中的“高艺术摄影”),但它又有着自己的特点——在本体上显现其他物体的“表像”,从而具有双重的物像特点。

重新回到《青椒30号》,我们如果将它放大(2米左右),那最开始的视觉将会是一张肌肉结实人体,而后才是一张青椒。我认为这是一种“拟像”的效果,好比文学中的拟人效果,这对以后新“造像”摄影艺术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方向——摄影摆脱客观纪实的束缚,重新向主观意识进发。

摄影从发明之初就被人誉为最真实、最客观的一种纪录工具,人们也认为照片是最真实可信的“证据”。但随着艺术的发展,尤其是弗洛伊德对于精神分析的研究推动了现代表现主义的发展,人们开始将观察自然的注意力转移到观察自身上,不再满足于对外部世界的“摹写”。摄影也是这样,人们开始表达自己主观臆想的媒介。纵观这个历史,我认为爱德华·韦斯顿是现代摄影中使用摄影来表达自我内心的一位先驱,这对后来的摄影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借鉴(例如今道子「2」、托马斯·迪曼德(Thomas Demand)「3」等人)。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今 道子摄影作品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托马斯·迪曼德(Thomas Demand)摄影作品

家人让韦斯顿走上了摄影的道路

要真正了解爱德华·韦斯顿,我们有必要去除掉他身上的种种光环,将他视作一个平凡的人来看待。爱德华·韦斯顿的一生,对他影响最大的便是他的家人——他们是韦斯顿的艺术创造的灵感来源。正如弗洛伊德所说的:“一个人童年的经历会在潜意识里影响成年后的自己。”

爱德华·韦斯顿,全名爱德华·亨利·韦斯顿(Edward Henry Weston),1886年3月24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斯州的高地公园地区。他的祖父爱德华·佩森·韦斯顿(Edward Payson Weston)是一名文学博士,也是弗雷明翰地区一所私立学校的负责人,他培养了韦斯顿对于文学爱好的兴趣,这对韦斯顿后来摄影艺术的发展产生的巨大的影响。他的父亲爱德华·伯班克·韦斯顿(Edward Burbank Weston)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医生,他培养了韦斯顿坚毅的性格,并在1902年送给了韦斯顿一台柯达相机,让韦斯顿走上了摄影艺术的道路——这无意的举措改变了韦斯顿的一生,也间接地改变了世界摄影史的发展。

多年以后,爱德华·韦斯顿在给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4」的信中这样写到:“许多年来人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总会在一个人身上集中展现,我总是能感受到最亲密的亲友对我的重要影响——尽管这些朋友不为人们所知。如果我们进一步向前追溯,你的监护人,比如父亲、姐妹、叔叔、阿姨等亲属,你们的关系是一个无限循环的链,在这个链里的每一环对敏感的孩子,都是无比的重要……”

“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这无关于我所在的地方。”

自从父亲送给韦斯顿一台相机之后,他便爱上了摄影(为了有钱拍照片韦斯顿开始步行上学,他戒掉了零食,并且在课余时间打工)。他用手中的相机来拍芝加哥的公园和阿姨的农场,当他第一次看到自己亲手印放的照片时,他激动的哭了。后来他回忆说:“……我觉得我最早拍摄的作品虽然不成熟,但它却是技术和艺术相结合的产物,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名艺术家……”

为了提升自己的摄影水平,1908年韦斯顿进入伊利诺斯州大学学习摄影(他用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12个月的课程)。完成学业之后,韦斯顿先来到洛杉矶的乔治·斯特克尔人像工作室做了一名修图工,在1909年又转到路易斯·莫琼尼尔人像工作室成为了一名人像摄影师,在这里,韦斯顿充分展现出了在摄影方面的卓越才华。1911年,韦斯顿在小城Tropico开设摄影工作室,他戏称为“小工作室”。他的妹妹问他为什么要在Tropico,而不是在洛杉矶附近的大都市,韦斯顿回答说:“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这无关于我所在的地方。”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爱德华·韦斯顿人像作品,1909年

爱德华·韦斯顿最开始接触的摄影是“画意摄影”,在Tropico 镇“小工作室”里他运用柔焦的手法拍摄了很多唯美的人像照片。

这些唯美优雅的照片让他很快得到了认可,作品和文章越来越多的被刊登在《Photo-Era》、《 American Photography》之类的杂志上,也开始频频在全国性的摄影比赛中获奖。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Ted Shawn》,爱德华·韦斯顿摄,1915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The Marion Morgan dancers》,爱德华·韦斯顿,1921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Sibyl Anikeeff》,爱德华·韦斯顿,1921年

重要的一个转折

面对成功的赞誉,韦斯顿却并没有感到满足,越来越多的唯美照片让他感到无聊,他开始厌倦机械的模仿绘画,希望能从新的艺术表达中寻找到灵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从立体主义中探索自己新的拍摄方式。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Armco Steel》,爱德华·韦斯顿,1922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Armco Steel》,爱德华·韦斯顿,1922年

1922年韦斯顿参观了俄亥俄州的阿姆科钢铁厂,这次的拍摄经历是韦斯顿摄影事业中的一个转折。在此期间,韦斯顿逐渐放弃画意摄影的拍摄风格,开始压缩空间来强调事物的几何抽象形式和精细细节。不久之后韦斯顿便来到了纽约,在那里他见到了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保罗·斯特兰德(Paul Strand)、查尔斯·希勒(Charles Sheeler)和乔治亚·奥基夫(Georgia O’Keeffe)等人。他们给予了韦斯顿巨大的帮助,让他认识到直接摄影的魅力。后来韦斯顿在他的日记中还回忆道:”我很感激(他们)没有改变我(摄影)的方向,而是强化它(摄影方向),激励我……这彻底改变了我的摄影角度……”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Toilet》,爱德华·韦斯顿,1926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Nude》,爱德华·韦斯顿,1927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Nautilus》爱德华·韦斯顿,1927

1923年7月,韦斯顿来到墨西哥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这被描述为一个强烈的自我反省、自我批评和自我分析的时期。在这里他用一种全新的视角来看观察当地的风景和文化。他用相机来拍摄身边的日常用品、玩具、门口和浴室设施,也拍摄了许多蒂娜·莫多提(Tina Modotti)「5」的肖像和裸体照片——他将实验的精神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韦斯顿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相机应该是对生活的一种记录,呈现事物本身的实质和精髓……我觉得摄影是实现现实主义的一种方法。”后来,韦斯顿从米里亚姆·勒纳( Miriam Lerner)的绘画作品中找到灵感,1927年他拍摄了许多不同种类、不同背景的贝壳照片,其中《 鹦鹉螺,1927》成为了他最著名的一幅。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Portrait of Diego Rivera》,爱德华·韦斯顿,1930年

在墨西哥,他不仅拍摄许多实验性的唯美照片,也结识了许多墨西哥的艺术家,像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何塞·克莱门特·奥罗斯科(Jose Clemente Orozco)和大卫·阿尔法罗·西盖罗斯(David Alfaro Siqueiros)等人,他们经常和韦斯顿在一起聚会来探讨艺术问题,他们都非常的欣赏韦斯顿的才华,将他誉为20世纪的艺术大师。

著名的“F64小组”

1927年,在一次展览上,韦斯顿遇到了摄影师威拉德·范·戴克(Willard Van Dyke),并通过他结识了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1932年,韦斯顿和亚当斯、伊莫金·坎宁安等一小群志同道合的摄影艺术家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团体——“F64小组”(大画幅相机镜头的最小光圈为F64,“F64小组”使用最小光圈获得影像的最大景深,从而得到清晰范围最大的照片)。这些摄影家们对摄影持有共同的态度,对於摄影的纯粹度要求甚高——追求画面的精致,但不赞同在底片曝光前後做多余的处理,要求画面的张力,不格放或裁切影像,不用光面相纸。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Eggs and Slicer》,爱德华·韦斯顿,1930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Monterey Cypress》,爱德华·韦斯顿,1932年

在“F64小组”中,韦斯顿的摄影作品是最具代表性的,也是成就最高的。他将摄影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语言运用在自己的艺术表达上,让摄影真正成为一门系统的艺术门类,让它从绘画的“阴影”中独立出来,为后来的摄影艺术家们指明了摄影发展的新方向,这都极大的促进了现代摄影艺术的发展。

1932年11月,“F/64小组”第一次摄影作品展在旧金山德扬博物馆展出,他们的作品越来越多的被人们接受,也让更多人了解到摄影本身语言的独特魅力,促进了直接摄影的发展。其表现风格在美国摄影中已经变成强烈的现实主义的主要模式,常常作为西海岸学派被人提及。

为生活而四处奔波

韦斯顿喜欢简单的生活,他认为安逸和奢侈会让人变得懒惰,所以他对于财富的概念是比较模糊的。

1935年1月,韦斯顿面临财务困难,他不得不关闭了在卡梅尔的工作室并搬到了加州的圣塔莫尼卡峡谷,在这里的Oceano沙丘他拍摄了许多经典的人体照片,但依然没有获得一个稳定的收入。为了继续自己的摄影创作,韦斯顿在博蒙特·纽霍尔(Beaumont Newhall)建议下决定申请古根海姆基金(现在称为古根海姆奖学金)「6」。在多萝西娅·兰格的帮助下,韦斯顿在1937年3月22日获得了古根海姆基金(韦斯顿是该基金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支持的摄影艺术家)。在这笔奖金的支持下,韦斯顿买了一辆新车开始了自己梦寐已久的旅行生活,并在长达12个月的时间里拍摄1260多张底片。1938年他又继续申请了古根海姆奖金,以此来印刷制作自己的新书《Seeing California with Edward Weston》(1939年出版)。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White Dunes》,爱德华·韦斯顿,1936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Hot Coffee, Mohave Desert》,爱德华·韦斯顿,1937年

当古根海姆的奖金用完之后,韦斯顿又应邀来为惠特曼的新版《草叶集》「7」配图。他用这笔钱继续自己的旅行——在7个月的时间里,他拍摄了700多张8x10的底片。直到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遭到袭击——美国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韦斯顿才匆匆结束了自己的摄影旅行。

生活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韦斯顿也是如此。为了生活,他拍摄商业肖像、撰写文稿以获取稿费,申请古根海姆基金,为新版《草叶集》配图——艺术总是被人誉为高尚和高雅的,但韦斯顿也依然为了生活而到处奔波。

最后的时光

由于战争,加州海边的罗伯斯角「8」对公众关闭了好几年,韦斯顿于是安静的在这里继续他的摄影创作。这个时期的照片和以往的不同,韦斯顿更注重探讨一种内心深处的东西——生命和死亡,这和当时的表现主义的主旨不谋而合。自始至终,爱德华·韦斯顿都是一个孤独的人(这些我们可以从他的日志中读到),而这种孤独可以让他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摄影艺术中,长久的孤独,也让他深陷于对自我的思考。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Rubbish-Edward》,爱德华·韦斯顿,1939年

回看经典(第八期)爱德华·韦斯顿:“我要让别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 沙漠夜横笛 - 沙漠夜横笛

《Crescent Beach, California 》,爱德华·韦斯顿,1939年

在罗伯斯角,韦斯顿拍摄了很多的象征死亡的腐木和象征生命的植物,“他一直看到死亡和腐烂——出生和成长一起,它们是生命过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像许多艺术家一样,他发现一些事物被环境改造和重塑之后它的生命形式会变得更有趣…… ”,这似乎也暗含了韦斯顿的一种命运——1945年韦斯顿患帕金森,开始逐渐失去活动能力,于是他退出了所有的艺术活动,和自己的儿子一起整理、印放以前的照片。

1946年2月,韦斯顿的大型回顾展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幕,这次展览为他奠定了在美国摄影史上的地位。

1958年1月1日,韦斯顿在家中去世,他的儿子将他的骨灰撒入罗伯斯角的海洋之中——由于韦斯顿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显著,罗伯斯角的这片沙滩后来改名韦斯顿海滩。

爱德华·韦斯顿是继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之后又一位美国本土的摄影艺术大师,他和斯蒂格利茨有许多的相似之处——都是从画意摄影过渡到直接摄影,但显然,韦斯顿比斯蒂格利茨走得更远。他从来都是将自己看作是一位艺术家,而不是一位摄影师,他对现代摄影甚至是当代摄影的发展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他的好友著名摄影艺术家安塞尔·亚当斯曾经这样评价韦斯顿:“说实在的,韦斯顿是现代为数不多的几个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再现了大自然的本来面目,他表现出了造化的力量。他以意味深长的形象,刻划出了世上最基本的和谐与统一。人类在不断探索和寻求着最完美的精神境界。韦斯顿的作品,照亮了这条道路……”

注释:

「1」罗伯特·梅普勒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946-1989),20世纪著名的美国摄影家。梅普勒索普镜头下的男模特儿们都有一种优美刚健、身材比例恰到好处的身体外形,而他更是通过精湛的用光与构画处理,来刻意强调这种外在的形体美。梅普勒索普以自己的完成度极高的男人体影像,将理想化的男性美转化到相纸上。

「2」今道子,1955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市,女,1978年于创形美术学校版画系毕业后,在东京摄影学校学习摄影。1984年获得神奈川县美术展美术奖学会奖,1987年获得第3届东川国际摄影节新人作家奖,1991年获得木村伊兵卫摄影奖。

「3」托马斯·迪曼德 (Thomas Demand)1964年生于慕尼黑,现生活,工作于德国柏林,他用摄影的形式与现实世界进行博弈,他作品中的形象,主要是室内的景物与陈设的静物。

「4」迭戈·里维拉 (Diego Rivera,1886-1957),墨西哥著名画家,20世纪最负盛名的壁画家之一,被视为墨西哥国宝级人物。作为壁画大师,里维拉很好地平衡了壁画中的内容、形式与观念之间的关系,在形象刻画、色彩配置和空间处理方面显示出高超的功力,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发展,形成立体主义、原始风格和前哥伦比亚雕塑相融合的绘画风格。里维拉的作品曾在世界各地巡展,2006年曾在上海展出。

「5」蒂娜·莫多提(Tina Modotti,1896-1942),意大利摄影师,模特、演员、政治活动家,她以娴熟的摄影技术描述了20世纪墨西哥不同的阶层和人群所构成多彩的社会。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将她带入摄影之门,但是她后来走了一条与韦斯顿不一样的摄影之路,她用摄影当作一种生活方式,专注于政治和政治活动。

「6」古根海姆奖学金,是美国国会议员西蒙-古根海姆和他的妻子Olga在1925年设立的古根海姆基金会颁发的,用于纪念他们于1922年4月26日逝去的儿子。该基金会每年为世界各地的杰出学者、艺术工作者、艺术家提供奖金以支持他们继续他们在各自的领域的发展和探索。

「7」《草叶集》,19世纪美国作家惠特曼的浪漫主义诗集,共收有诗歌三百余首,它们是世界闻名的佳作,开创了美国民族诗歌的新时代。

「8」罗伯斯角,位于加州的海边小镇卡梅尔(Carmel-by-the-Sea, CA)南边不远处,是加州的陆地往太平洋里伸出的一个角,紧邻1号公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9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