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夜横笛

沙漠夜行客,横笛碧云天。

 
 
 

日志

 
 

【转载】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2016-04-12 07:39:56|  分类: 引用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手推车上的西德尼·甘博。
鸡公车(手推车),旧时成都平原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一种历史非常悠久的独轮车,据说在诸葛亮的时代就已经有了。 鸡公车之得名,大概因为其形状有点像鸡公:一只硕大的轮子高高耸起,像昂扬的鸡冠;两翼是结实的木架,堆放货物;后面两只木柄,被推车人提起置于胯旁,自然像张扬的鸡尾了,一阵“叽嘎叽嘎”的声响,那便是鸡公车的节奏。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抬运棺材。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成都北门口的挑夫们。甘博一行自成都北门进城,这是在北门瓮城内,其行李不少、苦力队伍浩大。还可看见成都街道旁的路灯。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成都北门城楼。甘博站在北门箭楼旁拍摄的北门和瓮城街道。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成都旅社小院内。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四川督军署。
原清代贡院大门,现在成都天府广场毛泽东塑像的位置。1916年护国战争后,驻守成都的川军刘存厚、滇军罗佩金和黔军戴戡1917年为争夺四川的经济、政治、军事权而不管百姓的死活,你争我斗,在成都城区枪炮并用,明目张胆放火焚烧民房街区。4月爆发“刘罗之战”在成都进行巷战,使数百人毙命,市区多处民居被焚;7月再起“刘戴之战”持续10多天,更是使繁华成都毁于一旦。甘博一行到成都时,刚刚经过7月“刘戴之战”不久,“刘戴之战”时黔军据守皇城内,川军从外边攻打10多日,最终以黔军退出而告终。图中可见大门口用石条垒起的工事还没清理完,大门后的石牌坊上中间有“为国求贤”四字,再后的城门上中悬“四川督军署”的挂牌。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围墙缺口。这是被“刘戴之战”川军炮火、地雷轰开的成都贡院(皇城)城墙,城墙豁口处站满了看热闹的居民,到处是破烂的家具和房架。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废墟上搭建的窝棚。成都“刘戴之战”造成贡院(皇城)附近的大片民房被毁,瓦砾遍地,居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火灾之后神龛。成都战乱使得神灵一样遭殃。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成都南门。可看出瓮城为弧形城墙,前为箭楼,后是两层飞檐的城楼。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成都水车汲水。 
这是成都最早的自来水取水装置,位于成都南门外的南河上,照片中水车的背后可以看见南门城楼顶。成都自古城内水井水质不好,居民饮用水多是购买城周府南河的河水。清末,成都有关衙门在南门外的南河修建起直径达十米的大水车,把南河水打上来,穿过城墙,引入城内的一个大蓄水池里,再通过引水管把池里的水引到各条街上的蓄水井中。引水管用的是一节节粗大的竹子,用苎麻捆绑连接后再敷上水泥;蓄水井的周围及井底用木板作护壁,防止井水往外渗漏或井外的水浸入。当时,这项工程也是成都当局引以为傲的典范。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和尚们打坐冥想的大厅。 这是成都文殊院禅堂内,众僧在主念僧带领下课诵经文,伴以鼓磐、木鱼等法器。照片可以看出拍照使用了闪光灯。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文殊院和尚合影。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华西协合大学的加拿大建筑。
 私立华西协和大学(现属四川大学)是清末由传教士毕启(Joseph Beech)、启尔德(O.L.Kilborn)和陶维新(R.T.Davidson)等人着手筹建,1910年美国、英国、加拿大的5个基督教会(美以美会、公谊会、英美会、浸礼会、圣公会)共同开办,当时的成都市民都称之为“五洋学堂”,是成都乃至中国西部所建立的第一所现代化意义的大学。这幢建筑应为加拿大人出资,加拿大英美会负责修建的。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塔与楼。华西协和大学的一幢建筑。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郫县城门。甘博一行离开成都,开始到川西北灌县、汶川等地考察。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灌县(都江堰)南桥。
灌县(都江堰)南桥位于宝瓶口下侧的岷江内江上,是南街与复兴街之间的一座廊式古桥。清光绪四年(1878),县令陆葆德用丁宝桢大修都江堰的结余银两,设计施工,建成木桥,名"普济桥"。1925年重建,桥面加宽。1933年,毗河战争爆发,木桥中孔被拆毁,战后修复时,增建了寨门。桥长约133米,4排5孔,白天开放,晚上关闭。1958年,桥毁于洪水,重建时改木桥桩为混凝土桥墩,增建了牌坊形桥门,仍为5孔,长45米,宽10米,正式定名为"南桥"。1979年改建,加高了桥身和通道,仍5孔。桥身为木梁钢筋水泥柱,混凝土桥面,桥头增建了桥亭、石阶、花圃,桥身雕梁画栋,桥廊增饰诗画匾联。不仅保持了古桥风貌,而且建筑艺术十分考究,是都江堰市一处旅游胜景。1982年,国务院将南桥划入都江堰文物保护区范围。震后重建南桥竣工,成为都江堰震后重建完成的第一个旅游景点。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灌县南桥(普济桥)桥头。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河道的三岔口。灌县岷江内江在此(现在的仰天窝水闸)再分成三条河流:柏条河(蒲阳河)、走马河、江安河。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峡谷。这是站在灌县南桥内江的一侧向北拍摄人工开凿的都江堰宝瓶口(最狭窄处),江左边是伏龙观,右边是灌县西城墙。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寺庙、竹坝。灌县都江堰离堆,上面为伏龙观,下面是以竹笼中装卵石堆砌的堤坝。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灌县内江中的竹筏。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伏龙观内的李冰像。 
灌县伏龙观在离堆北端,又名老王庙、李公词、李公庙等。伏龙观因为李冰降伏孽龙的传说而得名。是纪念李冰的庙宇。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四川巡抚祟实以为:“于虽齐圣,不先父食。况以公之贤:又有功于蜀,其施力程能固无待乎其子。今乃数典忘祖,于掩其父得无紊钦。”委成绵龙茂道钟竣就(伏龙观)原屺山门基址起建通佑王专词,以二郎配享后殿,与二王庙的二郎在前殿,李冰夫妇居后殿恰恰相反。因此,伏龙观又称老王庙。伏龙观建在离堆之上,三面悬绝,一面用42级宽三丈一尺五寸石阶和开阔的大坝相连,使伏龙观显得特别雄伟庄严。伏龙观主要建筑布置在一条中轴线上。建筑布局是:“东临江口之关,故灵基立其左;西瞻宝室之穴,故仙亭峙其右。正居太上之殿,中筑朝真之坛。”伏龙观原有殿宇两重,清同治间建成李冰殿,共有主殿三重。上到离堆观澜亭,登临远望,都江古堰、西岭雪山、青城秀色尽收眼底;俯视脚下,江涛滚滚,直泻宝瓶,景色十分壮观。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泽护两渠牌坊。灌县都江堰二王庙兼为山门的三层飞檐牌坊,牌坊背面为““ 玉垒仙都”匾额。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泽护两渠牌坊。与上一张略有不同。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原说明是“ Abbott — 阿伯特”。不知何意。应该这位是伏龙观或二王庙的道长。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寺庙里的临时床铺。或许就是甘博一行过夜的地方。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厨具。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竹索桥。
灌县都江堰的安澜索桥。 安澜索桥又被称为竹桥、绳桥、竹藤桥,是我国著名的五大古桥之一,横跨在都江堰内江和外江的分水处,是一座名播中外的古索桥。最早称绳桥或竹滕桥。清嘉庆八年,何先德夫妇倡议修建竹索桥,全长约500米,以木板面,旁设扶栏,两岸行人可以安渡狂澜,故更名“安澜桥”;民间为纪念何氏夫妇,又称之为“夫妻桥”,何先生修的桥未竣工时,因无栏杆,致一人掉水溺死。何被官员处死,妻子为了为丈夫雪冤想尽办法修了栏杆。现在的安澜索桥在鱼嘴处建立外江水闸,把原桥下移100多米,将竹索改为钢索,乘托缆索的木桩桥墩改为钢筋混凝土桩,桥身也缩为240米。远看如飞虹挂空,又像渔人晒网,形式十分别致。漫步桥上,西望岷江穿山咆哮而来,东望灌渠纵横,都江堰工程的概貌及其作用,更是一目了然。如今安澜索桥已是钢缆索桥了。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竹桥上的绳索。都江堰安澜索桥用于固定和紧缩竹索的装置。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庙里的教会聚会。灌县的基督徒在道教的庙里开会,细看这座道教庙宇还很新,能在里面传基督教,看来道家还是很包容的。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背木头的人。灌县依山傍水,山中木材丰富,运输木料的人很多,并有专门背运木料的工具,便于休息、爬坡上坎。


4、从松茂古道到瓦寺土司官寨(索村)

在灌县小住后,甘博一行沿岷江逆行,开始松茂古道的考察、拍摄行程。
松茂古道(亦称灌松茶马古道),在古代是成都平原连接松潘和茂县的通道,起于灌县(都江堰),止于阿坝州的松潘、茂县古城。历史上,灌县和松潘县分别是内地和西北两地的物资集散地,松茂古道既是一条经济大动脉,又是文化交流的主要渠道,被称为“南方丝绸之路”。松茂古道古称“冉咙山道”。李冰创建都江堰时,多得湔氐之力,因而凿通龙溪、娘子岭迳通冉珑的山道。后经许多代人的努力,才形成这条“松茂古道”。古道越山过水,沿途风光绮丽多姿,马帮商旅络绎不绝。清末,羌族诗人董湘琴(1843—1900,名朝轩,又字湘芹,号玉书)在松潘厅总兵夏毓秀的反复邀请应聘到松潘作夏镇台幕僚,诗人自灌县(今都江堰)出发,沿松茂古道,翻龙门山岷江河谷,途经汶川、茂县,在“三脑九坪十八关,一锣一鼓上松潘”的路上,董湘琴有感于松茂古道的险峻奇丽,借景抒情,以诗言志,将沿途所见所感写成长篇记游诗《松游小唱》,堪称古代松茂古道的风情画卷。百年来,脍炙人口的《松游小唱》在川西及松潘高原一带广为传诵。若干年来,不断拓宽、改造的公路都基本上沿袭松茂古道,顺岷江峡谷逶迤而上。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大山、单绳索桥 汶川桃关。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桃关 抽旱烟的人。两个老汉相对而坐,其中一位抽着四川人爱好的叶子烟。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桃关街道。 桃关,是松茂古道下九关的其中一关(下九关:镇夷(玉垒)关、茶(查)关、沙坪关、彻底关、桃关、飞沙关、新堡(威洲)关、雁门关、七星关)。董湘琴在《松游小唱》中吟道:“桃关关上种胡桃,桃树丫枝都合抱。酒肆茶寮,往来商旅蜂衙闹。十年前,此地游遨,曾记得斜阳晚眺。”照片上不见一株桃树,却是街市中人员往来。根据汶川文史载,光绪庚寅年﹙光绪十六年,1890年﹚5月12日寅卯时刻,天降洪雨,冲走300户,上千人口。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桃关到汶川的剃头匠。这是典型的剃头挑子和剃头匠,一头是烧热水的炉灶和金属水盆,一头是顾客的坐凳。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飞沙关残破的塔。飞沙塔又叫圣母塔,传言南宋一官员为感念圣母救难,在飞沙关山坳古道旁修建。影像中的飞沙塔为三层六面砖石结构,历经长期的风化及腐蚀,已开始局部崩塌。塔额仍可辨认:双镇塔。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飞沙关的驮畜队(马帮)。
“羊店一宵眠,飞沙晓渡关。高高一塔耸云端,塔铃声碎风吹远,人行须早晚。日当午,风正酣,若遇着大王雄,纵乌获、孟贲也称不敢。扬尘扑面,吹平李贺山,杜陵茅屋怎经卷?”这是董湘琴《松游小唱》中描述都江堰到松潘长达700里的茶马古道中十八关之一的飞沙关景象。他用一连串典故比喻形容飞沙关的险要:此地的风,用大王雄风;李贺诗中的山;杜甫诗中的屋;伸向江湾的崖顶塔铃之声;形容水则用涛推琅击、滩鸣谭吼、水花高喷,以古力士乌获、孟贲,钱塘射潮;形容险则喻之为三峡上游独占。自唐朝以来,马帮、挑子客、背夫(又称背二哥)一直在都江堰到松潘的茶马古道从事茶马、百货贩运。飞沙关距现在的汶川县城威州50里,是刳儿坪向下延伸的山脊,直抵岷江江心。山崖自岷江突兀而起,崖高近百米,风飞沙扬。岷江激流鼓浪,击崖飞沫,跌落回漩,滩鸣潭吼。这里悬崖绝壁,山势陡险,山路狭窄处仅能通一马。昔设有关卡,行人至此,莫不脚颤心跳。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峡谷。涛涛岷江河谷,两旁是陡峭的山峦,右上角可见当年的松茂古道。对此,董湘琴在《松游小唱》中这样描绘“路曲又逢弯,弯外有明潭。银涛雪浪飞珠溅,点点湿征衫。雄岩万丈汇深渊,风猛烈,水喧阗,把风声、水声搅成一片。纵有百万健儿齐声嘶喊,强弩三千,射不得涛头转。澎湃吼终年,恐项羽章邯,无此鏖战。”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站在坏索桥上的安尔吉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索桥和峡谷。董湘琴在《松游小唱》中吟道“匆匆过索桥,好良霄,羊店一觉。”这里提到的索桥,即照片中的下索桥,从这里继续沿江北上,才是羊店方向,过索桥西去,乃是草坡方向。甘博一行并没有过索桥,而是北上向绵虒(老汶川县城)方向继续前行。都汶公路上至今还有上索桥的地名。


美国社会学家甘博摄影:百年前的彩色四川【3】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索桥的一端。从照片可以看出上索桥修葺一新,每日人马负重过桥,对竹索桥损伤会很大,需经常维修才能保证索桥不垮塌。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