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沙漠夜横笛

沙漠夜行客,横笛碧云天。

 
 
 

日志

 
 

刘香成:我一直觉得摄影不能说,只能看   

2016-03-14 07:11:25|  分类: 引用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来源:图虫摄影网

采写丨代亚杰

如何才能拍出好照片?这可能是很多摄影师的困扰,也有很多人问过刘香成先生这个问题。作为一名摄影师和编著者,刘先生一直认为摄影是不能说的,得通过观看来学习。在西方,摄影师可能从小就是在父母的带领下,到美术馆、博物馆观看照片,他们对摄影的认识就是在观看当中培养。而中国的摄影师接受知识还不够多元化,还是靠老师或评论家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好照片。作为图虫网首届“今镜头”图片故事大赛的评委,刘香成先生在上海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就摄影师的成长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1983年3月,人民大会堂,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会议上的学习。

刘香成:我一直觉得摄影不能说,只能看


 

我们从这次比赛的形式“图片故事”开始聊起,刘先生从德国的《柏林画报》开始,一步一步介绍了图片故事的发展。其中关于图片的标准和这次比赛的意义,刘先生分享了自己的思考:中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跳跃过了传统媒体的时代,我们现在对图片还是没有树立起统一视觉参考标准。

刘先生,您作为一位摄影师和新闻从业者,可以说见证着这几十年图片的发展和变化。最早都是使用单张照片,使用图片来讲述一个故事,现在已经被很多报道摄影和纪实摄影师使用。您觉得拍摄一组图片故事,最重要的是从哪些方面考虑?

回顾19世纪到今天,图片故事的表达方式是从西方开始。虽然最早是法国人和英国人发明了摄影术,但是最早使用图片讲故事的还是德国人。德国的《柏林画报》最早开始,《巴黎画报》、《法国画报》、《伦敦画报》、美国《生活》杂志,包括前苏联也是学自德国纳粋党的宣传摄影方式。中国的《人民画报》、《山东画报》、《民族画报》是来自苏联的宣传意念的传承,这种形式最开始都是来自德国。

摄影最早还是以单幅图片的力量来表现潜在的可能性,图片故事的概念是上个世纪20年代后期才开始有,是用一组图片来讲述一个故事的概念。我当时来到中国,也没有一个很狭隘的图片故事的概念,而是来拍摄整个中国的故事,像布列松也是,我们都是通过观看他一生拍摄的照片来了解一个时代的故事,很少说是哪一个具体的图片故事。

▼刘少奇女儿亭亭。

刘香成:我一直觉得摄影不能说,只能看

我们觉得现在很多报道摄影师、纪实摄影师已经放弃了摄影,还有一些摄影师进入媒体之后会变成很功利的摄影师,我们也能接受摄影师可以有一些功利心。我们这次“今镜头”的比赛就是希望告诉大家,什么样的照片才是好照片。您作为本次“今镜头”图片故事的评委,您认为好照片的标准是什么?

这一点我觉得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这片土地上,过去的几十年来快速的发展,很多人忽略了一个事情:中国在很短时间内就跳跃了传统媒体的时代,进入新媒体时代。

在国外传统纸媒发展的时间很长,通过这些媒体大家建立了对视觉的普遍认知标准。这个标准是普遍反应在《时代周刊》、《生活》杂志、《巴黎竞赛报》、《明镜》周刊、《泰晤士报》等无数的报纸上。

国内的传统媒体没有树立出价值标准,到了数码摄影时代,还是没有一个统一视觉参考标准。

以静态图片记录为主,并且以组照的呈现,这种形式在互联网的多媒体化传播面前是否过于传统,你是否承认纪实摄影和从业者最好的时代已过去了?

我还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会向好的方面看,但是问题的真正关键点不在于此。我在美联社工作22年,一篇正式的美联社的稿件字数越来越少,对文字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报道的严谨性却依然不减。

不知道你有没有一个感觉:我们的资讯越来越多,但信任感越来越弱,就是因为有些文字粗制滥造。但是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图片说明比图片还要重要。一组图片故事要告诉大家,这件事是在哪里发生,这是什么事情,有没有深入的报道。图片和文字是两条轨道,观察的信息不一样。现在我们的图片摄影师有进步,也有很多好的文字记者,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把他们放在一起。

▼刘香成著作《苏联:一个帝国的解体》一书到封面。

刘香成:我一直觉得摄影不能说,只能看


 

刘先生并不在意摄影理论,认为摄影知识的接受更应该是观看摄影作品,尤其是观看摄影作品。同时,他也给我们分享了他对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的理解:一种是抓拍,一种是考虑好画面提前在那里等。

您从开始工作就进入了美联社,可以说有一个很好的平台给到您,而且有很多时间让您按照自己的意愿拍摄。现在的年轻摄影师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条件给到他们,如果让您来看现在的年轻摄影师,您觉得他们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觉得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老师告诉我们什么样的作品是好作品,或者评论家说什么作品是好作品。在西方,父母从小带孩子到博物馆、美术馆观看照片,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他们对摄影已经有很普遍的认识,对画面有共同的价值标准。我们接受知识应该是多元化,有很多人采访很直接、很目的性问我:刘先生,你告诉我什么是纪实摄影?从来不是问我:刘先生,你的知识结构是来自哪里?你平常看什么书?你跟谁聊天?受谁的